您的位置: 健康生活 >本文

退休厅官“耍官威”拒绝隔离?自称被三家医院拒收,妻子转阴后又确诊

发布时间:2020-02-20 08:52:10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网友投稿,经过不夜城华音编辑发布关于"退休厅官“耍官威”拒绝隔离?自称被三家医院拒收,妻子转阴后又确诊"的内容介绍
2月5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还下达命令,要求确保疑似和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但陈家3人仍找不到可以接收的医院。 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附近有不少省直机关,“到处都是厅级干部,他退休这么多年了,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在我眼里都是病人。”

(本文由南方周末独家授权腾讯平台,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退休厅官“耍官威”拒绝隔离?自称被三家医院拒收,妻子转阴后又确诊2月17日至19日,武汉市开展为期3天的拉网式大排查,以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图为排查人员核对住户信息。 (新华社/图)

已退休的湖北省司法厅原副厅长陈北洋,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出一封公开信后,关于他的议论似乎出现了“反转”。

媒体此前报道称,陈北洋及其家人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以医院无法提供“厅级病房”为由,拒绝隔离。这一消息很快发酵,陈北洋被批“耍官威”“特权思想根深蒂固”。

2020年2月14日,陈北洋在公开信中表达了歉意,同时也进行了“澄清”,自称一家3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为了找床位曾多方咨询,都没有结果。1月30日,他和家人找了私人诊所医生治疗,“7天后家人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他在信中解释,此后,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劝说他们到隔离点接受隔离,但陈家人认为自己已经痊愈,因担心“二次感染”,才不愿离开家中。

但陈北洋没有料到,他们被隔离后,此前核酸检测结果已经“转阴”的妻子,病情“复发”, 再次被确诊,目前正接受治疗。

2月17日,湖北省司法厅回应南方周末,称湖北省纪委已经介入此事。

三家医院拒收,找领导帮联系私立医院

退休后,陈北洋和家人居住在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张家湾社区。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他和妻子、儿子觉得有症状后,就搬到了水果湖街茶港社区的桃山村小区,引起小区居民不满。

2月14日,陈北洋在致张家湾社区居民的公开信中介绍了事件经过。据其描述,1月26日到27日,他和妻子、儿子先后拍了CT,显示肺部有感染。得知情况不妙,他立即向张家湾社区和湖北省司法厅老干处作了反馈,还通过多个渠道求助,希望能得到救治,但都无果。

1月27日,一家3口住到桃山村小区陈北洋儿子的房子里隔离,次日到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做了核酸检测。

“他们说家里还有儿媳和孙子,怕感染,所以换个地方隔离。”给陈北洋看过病的医生李跃华告诉南方周末。

“1月29日凌晨这个最要命的时刻,我们拨了120求救,先后跑了三家医院都无法入院,只好跑回桃山村小区的家中。”陈北洋在公开信中说道。

无奈之下,陈北洋通过某防疫指挥部的领导找到了一私立医院的医生李跃华,1月30日开始,李跃华上门为陈家3人治疗。

见面后,李跃华了解到,陈北洋当时已经连续发烧10天,体温都在37.5-38.5摄氏度之间,“没有哪家医院可以收治,连观察室都住不进去。”

第二天,两口子体温均为37.5度。李跃华回忆,“但都反映感觉尚好,浑身轻松,第三天起,基本再无不适,也无发烧。小陈(陈北洋儿子)就诊时也是发烧,10天都是37.5-38.5度自行使用了退热贴、口服消炎药感冒药等。”

李跃华没有给陈家人用口服药,而是注射苯酚,每天一次。这种疗法被李跃华称之为“打穴位”,“三四次以后,夫妻俩已经没有临床症状了,但是儿子还有高烧情况。”

省律协秘书长也没办法

2月3日,武昌区疾控中心通知陈北洋一家3口的检测结果,均为阳性。

虽已确诊,但陈北洋一家想住院还是无门,只能四处求人。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茶港社区党支部书记帅霞说,陈家人来他们社区所辖的桃山村第一天(1月27日),她就得到了消息,并立即上门告知相关事宜。

帅霞接着做了几件事,“第一我加了微信,让他们不要出门,第二我在社区公布了信息,说这里有发热病人,第三我要求物业对这边进行消毒,该做的都做了。”

陈北洋一家2月3日确诊后就成了茶港社区重点关注对象。但按相关规定,由于他们此前住在张家湾社区,2月4日以后,作为确诊病例的陈家人一直归张家湾社区管辖,床位问题也由张家湾社区上报。

就陈家人找不到床位的问题,帅霞表示曾与张家湾社区核实相关信息,“对方表示,情况已经向上级汇报过,所以我就只关注他们出门的事情。”

在此期间,武汉市的床位紧张问题得到了缓解,2月5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还下达命令,要求全省定点医院和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对发现的疑似和确诊病例,尽最大努力收治,确保疑似和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但陈家3人仍找不到可以接受的医院。

法制网记者陈虹伟告诉南方周末,2月6日前后,她接到一位朋友转发的求助信息,希望帮助已经确诊的陈北洋一家寻找床位。之后她在朋友圈发帖,向三四位朋友求助,但都没有结果,求助信息的截屏后来也被传到网上。

陈虹伟听陈北洋说过,他本人曾联系某医院院长,但对方表示实在一点办法都没有,需要住院的人实在太多了。

受托后,陈虹伟私下找过湖北省律师协会秘书长刘健帮忙找床位。刘健向南方周末证实确有此事,但因武汉疫情严重,他也没能找到。

“打电话都不接,敲门不开”

又过了几天,陈家人对住院的态度发生了变化。2月11日,茶港社区的帅霞接到张家湾社区书记的电话,“说管不了这三个人了,怎么都不愿意隔离,问我愿不愿意接,我说我接。”南方周末就帅霞的说法向张家湾社区核实,工作人员未予回复。

“这一家人蛮难缠。”帅霞说,茶港社区有7191户,共18968口人,其中桃山村就有400户,社区附近有不少省直机关,“到处都是厅级干部,他退休这么多年了,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在我眼里都是病人。”

从2月12日到13日,帅霞一直劝说陈北洋一家去隔离点。“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劝说,其他人打电话都不接,敲门不开,最后终于说服他们。”帅霞说,其间,还隔着门为3人做了核酸检测。

陈北洋曾向帅霞解释过不想被隔离的原因:经过李跃华医生的治疗,他们的症状已经缓解,希望居家治疗,怕被二次感染。

不过在帅霞的劝说下,陈家人还是在12日接受了第二次核酸检测。

李跃华了解到的情况是,陈北洋在12日晚上就得知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因此更不想去隔离。李跃华甚至认为,按照当时武汉医院的混乱程度,陈北洋更适合居家治疗,“但社区还是贴封条,非要他们去”。

谈及让已经“转阴”的陈家人隔离的原因,帅霞说,因为桃山村小区是无感染社区,而陈家3口人迁入引起了居民恐慌。另外,陈北洋一家当时虽然接受了治疗,但没有完成两次核酸检测,按规定必须隔离。

陈北洋在自述中提到,经过帅霞的劝说,他们还是于2月13日下午去往指定地点接受隔离。

只是那两天的劝说过程,后来在网络上衍生出许多细节。对于网传“陈家人确诊后仍在外走动”“没有高干病房就不入住”“陈家人乘坐公务用车”等细节,帅霞未予以明确答复。李跃华听说陈家人最后坐的是志愿者私家车,只不过贴了“抗疫公务用车”的条子,“因为已经检测为阴性,怕被感染”。

南方周末通过中间人联系陈北洋,希望就相关说法向他求证,他表示现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

到隔离点的当天,也就2月13日,陈北洋一家做了第三次核酸检测。

2月16日出的检测结果显示,陈北洋和儿子是阴性,意外的是,他的妻子却由阴性转为阳性。目前,陈北洋和儿子还在酒店隔离,妻子已转入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接受治疗。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邱枫

校对:胡晓

本文网址:http://longxiaxinwen.com/jiangkangsh/97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龙虾新闻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龙虾新闻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占个座,楼主好

887

来自湖南省醴陵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看看

887

来自山西省忻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支持下

887

来自江苏省宿迁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追贴mk

887

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一路狂追

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