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热点资讯 >本文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

发布时间:2020-02-29 08:23:38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江西省上饶市的网友投稿,经过萨基姆p9521编辑发布关于"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的内容介绍
记者采访了四名分别在俄罗斯、荷兰、意大利和韩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他们有人被请进过“小黑屋”,有人在公共场所被直呼“冠状病毒”,也有人改变了人生选择。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颜星悦

编辑/石爱华 宋建华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一名乘客戴着防护口罩站在售票处

2月26日,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一个意外“拐点”。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中国境外新增病例首次超过中国(中国411例,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427例),其中韩国、伊朗、意大利北部等地区出现疫情激增现象。

由于人们对病毒传播的未知、恐惧和误会,一些旅居国外的华人被贴上“新冠肺炎”的标签,面对着被歧视的目光。有些人像害怕病毒一样与中国人保持着“安全距离”,外媒把这种心理和行为称为“恐华症”或“恐中症”。

比起在当地扎根的华人华侨,“漂”在国外的留学生群体感受到的“恐华症”更明显。深一度记者采访了四名分别在俄罗斯、荷兰、意大利和韩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他们有人被请进过“小黑屋”,有人在公共场所被直呼“冠状病毒”,也有人改变了人生选择。

在意大利留学的中国学生余婕可以理解新冠肺炎带来的“距离感”,但她认为,种种预防措施不应该只针对中国人进行,她试图向身边的人解释,“感染病毒的不只中国人,每一个人都该做好防范”。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中国驻俄大使馆向莫斯科政府递交照会

莫斯科的“硬核管理”

截至目前,俄罗斯报出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2人已康复。疫情发生后,俄当局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2月18日,俄罗斯政府主管卫生事务副总理戈利科娃宣布,“2月20日起禁止所有中国公民因工作旅行、私人旅行、教育或观光目的,从俄罗斯边界入境。”

据俄罗斯体报道,莫斯科官员命令警察搜查旅店、宿舍、公寓楼和商店以“追查”中国人,并在莫斯科的公交车、地铁和电车等公共交通上,利用人脸识别技术追踪中国人动态。

周云婷是被“追踪”的中国人之一,她在莫斯科一所大学里读大三,在搭乘地铁时被俄罗斯警察带进了“小黑屋”问话。

2月24日,周云婷从学校附近搭乘地铁到红场办事,进站刷卡时,几名警察走过来要求查看她的证件,并未解释原因。周云婷按照要求出示了护照、签证和移民卡。随后,她被带到地铁站里一个封闭的房间内。

“先要通过一扇密码门,之后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房间在走廊尽头。”周云婷回忆,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条长凳,她被安排在长凳上坐下。“长凳旁边,是那种关押犯人的小隔间。”

警察把周云婷的信息输入电脑,然后向她问话,“内容包括什么时候到的莫斯科,去了哪里,有没有回过中国,然后给我拍了照。”

这不是周云婷第一次被警方拍照,从2月22日到2月25日,周云婷在不同的地方一共被拍过4次照片。2月22日中午,警察来到学校,召集所有中国学生,在寝室楼下逐个拍照、登记证件,这是周云婷第一次登记拍照。

2月24日,周云婷在地铁站的房间经历了第二次拍照,她在“小黑屋”里等待了二十分钟才被允许离开。当天,她在红场出站的时候,又被警察叫住登记、拍照。2月25日中午,警方再次来到学校,给中国留学生拍照。

“莫斯科政府正在使用大数据技术,我们每个人(中国人)被拍了照后,通过街上的摄像头,我们的行踪就能被看到。”周云婷告诉记者。

事实上,周云婷从2019年8月底到莫斯科后,从未回过中国,“寒假去了摩洛哥和摩尔曼斯克游玩,这些警方都有记录。”周云婷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她的一个朋友,在地铁上被查证件后,直接被送到了医院强制隔离。“我的两个室友,春节回家过年,目前已经无法入境回来上学了。”

周云婷所在学校,中国学生都被要求隔离,周云婷也不得不搬去一个新的空宿舍,不管是否在疫情期间回过中国,每个中国学生都要在下午4点去宿管处量体温。

受影响的还有正常上课。周云婷介绍,从这个学期开始,中国学生去教学楼上课,必须在教学楼偏门测量体温后才能进入,“我们有电子卡,本来一刷就进去,现在中国学生的电子卡都失效了。”

周云婷说,这些措施针对的只有中国人,俄罗斯本地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管理。

2月24日,中国驻俄使馆向莫斯科市政府递交照会称:中方注意到莫斯科公交、地铁和部分执法机构以防控新型冠状病毒为理由,有针对性地只对华人进行检查,要求填表等举动,类似现象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都是没有的。中方理解抗疫措施的必要性,但考虑中俄高度友好关系,希望市政府采取“适度、非歧视”的措施。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荷兰华裔女生在电梯里阻止当地人哼唱辱华歌曲后被捅伤,她在脸书上发布了情况说明

被直呼“病毒”的荷兰留学生

彭莉珍在荷兰鹿特丹伊拉姆斯大学读书,2018年来到荷兰之后,彭莉珍从未受到过任何不公正对待,可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

2月20日下午1点左右,彭莉珍在鹿特丹Schenkel地铁站附近走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突然迎面走来,“他看见我就对着我吼corona corona, 然后还说了几句荷兰语,语气很凶,我听不懂,听到他叫我corona(冠状病毒)才知道他是在用语言攻击我。”

彭莉珍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这名男子就转身走了。不久前,彭莉珍在学校华人学生会里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地铁里有一些荷兰人,看到中国人就吼他们,很多同学都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还有同学被打。”

彭莉珍也在蒂尔堡大学念过书,她听同学说,一名华裔女生因为在电梯里劝阻别人唱辱华歌曲挨了刀子。“她被人拿东西砸破了头,流了很多血,然后有人拿刀划开了她的肚子。”

据荷兰RTL新闻报道,这位华裔女生24岁,名叫Cindy。Cindy Tsang事后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表声明称:“我站在电梯里,他们走了进来,开始唱一首关于冠状病毒的狂欢节歌曲,我叫他们停下来,然后他们推我,拔出刀子说他们会消灭冠状病毒。”

在电梯里引发Cindy不适的歌曲叫做《Voorkomen is beter dan Chinezen》,被改编的歌词写道:“都是臭气熏天的中国人的错”、“不要吃中国菜,否则你会感染冠状病毒。”

虽然荷兰目前只有一人确诊,但彭莉珍还是感受到了周边人态度的变化。前两天,她还遇到一个喜欢中国文化的荷兰人,他在地铁上用中文跟彭莉珍聊天,说为中国的疫情感到难过。“但我们两个在说中文的时候,旁边就有人拿手机拍我们,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彭莉珍说,虽然这只是一小部分人,但她还是很难过。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境外也出现了“口罩荒”

一天三次遭遇不公正对待

相比荷兰,意大利的“恐华”情绪更加明显。

截止至2月28日15时,意大利共有655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45人死亡,已经成为亚洲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而在21日之前,意大利仅有3例确诊。

疫情来势汹汹,意大利民众陷入空前恐慌,多地超市出现抢购潮,大批民众前往超市购买食物、消毒用品、口罩等,大部分超市货架基本都被清空。

在对病毒的恐慌中,一些意大利人把“攻击”目标对准了中国人。正在意大利佩鲁贾外国人大学读书的中国学生余婕(化名)告诉记者,在过去两天,她遭遇了四次不公平对待,其中同一天就有三次。

2月23日下午,余婕和另外两名中国学生在住所附近超市排队结账。等待期间,余婕和同学们用中文探讨晚上的菜单。“前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突然就转过来,隔着三、四米让我们离远一点,不要说话,还对我们做出快走开的手势。” 余婕说。

这是余婕第一次在意大利受到当地人的“排挤”,她立刻进行了反驳,告诉这位阿姨,新冠病毒带来的危害不分国籍,不能只针对中国人,意大利人也需要带口罩。余婕希望自己的解释可以缓解误会。“但对方并不耐烦,让我们不要再说了。”

余婕还没有从超市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第二天类似事件接踵而至。2月24日中午下课,余婕和中国同学一起在食堂吃饭,一个意大利男学生坐在他们身后,对他们比划出侮辱性的手势。

当天放学后,余婕和朋友决定去超市多采购一些食物。在翁布里亚区的Pincetto地铁站,余婕和朋友们正要进站,两个走在前面的意大利中年女人突然说:“ 有中国人。” 说完之后立马走远。

走进地铁车厢的时候,两名意大利女子再次出现,她们对车厢里的乘客大声说:“不要坐这一班车,他们是中国人,快点离他们远一点。” 令余婕安慰的是,大多数乘客没有理会。

在从超市回寝室的路上,余婕遇到四五个意大利年轻人,有男有女,说说笑笑。他们看到余婕就说,“中国人!病毒!”一边说着,还向余婕和朋友们比出中午食堂里看到的手势。

余婕说,大多数意大利人还是善解人意的,对于这些不友好的行为,“一开始是气愤,到现在是难过。”

余婕和朋友们最近都特别想回家。她已经查了机票,但是由于意大利已经停止了对中国的商业航班往来,一直到五月份都没有回国的机票可以买。

遭遇“恐华症”的中国留学生:在公共场所甚至被直呼为“病毒”韩国个别商店贴出“中国人禁止出入”

她往前走 房东往后退

除中国外,韩国已经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二大战场。2月28日,韩国新冠病毒病例升至2022人。

关静怡在韩国读书,是中国香港人。2019年12月24日她放假回国,假期期间,她曾到苏州游玩,元旦前夕返回香港, 2月22日关静怡回到韩国。

在入境韩国时,海关让她上报手机号。关静怡了解,从2月12日开始,每个中国入境者需安装“自我诊断APP”,主动申报健康状况,关静怡也被要求下载了这个应用软件。

“页面上有一个表格,需要自己填写是否有发烧等不适症状,每天提交。”关静怡听说,如果不提交的话,会有人“找上门”。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部发布的通知要求:中国入境者每天早晨10点都会收到“输入自我诊断信息”的提醒,如果忘记输入的话,将在同一天下午2点到4点接到追加输入的通知,如果多次拒不输入的话,韩国防疫部门将会进行电话联络,韩国警察厅也将采取相应措施。

2月22晚上8点,回到韩国的关静怡准备出门采购,在公寓楼下,关静怡遇到了房东。当时,房东正在大门口清理垃圾,“他见到我皱起眉,我跟他打招呼,他看见我向他走过去,结果他直往后退。“

“房东是一个六七十岁的韩国大叔,平时是很热情的那一种。” 关静怡用敬语客气地打招呼,房东却问她:“你们中国人把病毒传到韩国来,你们难道没有想过要怎么去处理吗?” 关静怡注意到,房东跟她说话时没有用敬语,语气也很差。在这之前,他们都是互相用敬语称呼的。

关静怡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房东就让她赶紧离开。

关静怡还发现,如果走在街上用中文说话,周围的韩国人就会投来异样目光,有些人还会躲开。回到住处后,关静怡开始在宿舍自我隔离,满14天后,她将拿到一个隔离证明回到学校上课。

韩国人在光华门集会那天,关静怡在微信朋友圈里密切关注着动向,她看到有一些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China Out”。关静怡还发现,在一些便利店的门外,贴着“中国人不准进”的标语,最近有一些朋友去餐厅吃饭,也被服务员拒绝进门。她很是担心,3月份开学之后,会遭到同学的排挤。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关静怡重新规划了未来的工作计划,“我原本打算,韩国或中国哪边有合适的机会就留在哪边,现在我还是想要回国”。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周云婷、余婕为化名)

本文网址:http://longxiaxinwen.com/redianzx/103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龙虾新闻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龙虾新闻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江西省上饶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板凳~

554

来自山西省长治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这个厉害了

554

来自江苏省靖江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en哼嗯哼?

554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已添加。OK!

554

来自云南省楚雄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点赞点赞必须支持

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