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热点资讯 >本文

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

发布时间:2020-02-01 06:50:38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江西省抚州市的网友投稿,经过me865 root编辑发布关于"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的内容介绍
1月27日,在日本名古屋机场,27岁的武汉女孩李梦被同机的非湖北籍乘客指控偷偷量体温和吃药,70多名非武汉籍乘客因此拒绝登机。李梦向谷雨实验室讲述,她的确自己量了体温,但并没有吃药,只是喝过一瓶补充维生素的抗疲劳饮料,外观有点像药,可能引起了他人误会。不过她无从向怀疑她的人解释,因为在飞机落地上海前,她一直不知道非湖北籍游客不肯和他们同机的真正原因,空姐告诉他们的是,只是因为他们是湖北人。

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

口述丨李梦、杨林(名古屋机场纠纷亲历者)

撰文丨袁琳 编辑丨向荣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立春工作室

1月27日,在名古屋机场,七十多名非湖北籍旅客不肯与疑似发热的湖北籍旅客同机,在机场滞留了8小时。

1月29日,非湖北籍的旅客讲述了机场冲突的经过。而冲突的另一方――19名湖北籍旅客,经历了5个小时的等待,飞机终于起飞,在抵达上海后被统一送到集中隔离观察点隔离观察,两次采样送检的结果都是阴性。

27岁的李梦是这场冲突的核心人物,被同机的非湖北籍乘客指控偷偷量体温和吃药。1月30日,李梦向谷雨实验室讲述,她的确自己量了体温,但并没有吃药,只是喝过一瓶补充维生素的抗疲劳饮料,外观有点像药,可能引起老奶奶误会。不过她却无从向怀疑她的人解释,因为在飞机落地上海前,她一直不知道非湖北籍游客不肯和他们同机的真正原因,空姐告诉他们的是,只是因为他们是湖北人。

她的说法得到湖北籍乘客杨林的佐证。他们如今被集中隔离在上海的一家传染病医院。将双方的说法综合起来,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恐惧面前,阴差阳错造成的猜忌和误解,让当事双方都受到了伤害。

本着传达出当事双方声音的原则,以下是李梦和杨林的自述:

“我没有吃任何的药,我可以对天发誓。”

李梦 27岁,武汉人

我们当时有三个女生测量了体温,因为我们很害怕这个事情。25日,我和同学去过大阪的关西机场,买的是吉祥航空的机票。他们拒绝了护照上面籍贯湖北的人登机。

我们很害怕回不了家。我跟同学两个年轻人出来玩,没有那么多钱,也不敢一直待在日本,消费太高了,就打算先坐飞机到国内某个城市,找个酒店自我隔离一段时间。因为国内的消费比日本要低很多。

我们买到了南方航空的机票,是经停上海飞往长沙的。微信群里有人说,如果你发热,不管你有没有病,机场都不会让你登机。我们很害怕走不了,当时一个女生有体温计,我们就私下量了一下。

是在托运行李的地方测的。我第一次量的体温是37.2度,那个体温计不是水银的,是按一下就会显示数字、报声的那种,一直不太稳定,我就放在腋下多夹了一会儿,它又变成了36.8度。我走到地陪面前给他看过,37.2度的数字,他说这是正常体温。我从头到尾只量过这一次体温,我同学在登机口量过一次体温,36.5度。

我没有吃任何的药,我可以对天发誓。当天我在机场没有吃任何东西,安检之前,我手里拿了一瓶补充维生素的饮料,时不时喝一口。我同学在登机口吃过泡面。

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李梦喝的补充维生素饮料

候机时,我跟同学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之后发现同行的人不见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60排以后的乘客请登机,我们以为规定就是这样子的,我就直接登机了。进去之后发现,怎么后面的人都没有上来。这时候来了一个空姐,说下面有一批人说你们是武汉人,你们在这里,他们就不上来。

我们有人说,为什么只因为我们是武汉人就不上来,你们可以测量我们的体温,或者做其他检查。然后就派来了工作人员,就是那个光头的男员工,带着体温计,给我们每个人做了很多次体温测量,额温,口温,腋下温,都测过。只有一个人额温测出来37度,他们记下来,又测了其他地方,又是正常的。他们写了信息,拍了视频给他们看,说我们没有问题,可是他们还是不愿意上来。

然后,他们问我们愿不愿意改签到下午3点30分,我内心的想法是,只要可以回家,让我改签到几点都可以。但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我们一直在飞机上等了5个小时。

我们一直坐在飞机上,没有任何人被带下去过。甚至我想下去,我问空姐我可以下去吗?她说不可以。他们说有两个日本人下去了,因为我们是分舱坐的,我没有看到。

我当时完全不知道他们怀疑我量体温吃药的事。后来下飞机了,旁边人给我说的。而且我也没觉得是在说我,因为我根本没有吃药。登机前我们跟他们没有交流过,但我能感觉到有很多人一团一团聚在一起议论,说他们是武汉人怎么样怎么样。

我们在飞机上等待的5个小时里,也没有讨论过他们不愿意登机的原因,我也没有上网看。大家有交流,说的都是好想回家,家里还有老人孩子什么的。

从飞机上下来后,有人给我们做了检疫,然后把我们带到旅游大巴上,拉到锦江之星酒店里,那个酒店专门接待需要隔离的人。半夜又把我们送到上海某传染病医院,一直待到现在。

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飞机落地上海时,工作人员上机检疫

第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核酸测试,当时说过几个小时结果出来不是阳性我们就可以走了。到了第二天结果出来了,没有人告诉我们,我们是自己在微博上找到的,都是阴性。医生说你们没有问题,但要做第二次核酸测试,出来结果就可以走了。结果还是阴性,但还不让我们回酒店。

我们现在情绪都崩溃了。我同学一直在那边哭。大家都想回家,19个人里还有3个小孩。我们的病房在三楼,离其他病房非常近,二楼是有症状的,一楼据说全部是确诊的病人。我们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医院说口罩不够用了,口罩和消毒液都没有给我们。我们戴的是在日本买的非医用口罩,害怕不够用,一个口罩戴一整天不敢换。我们真的很害怕。

我们都是健康的人,就因为老奶奶说的那一句话,就要承受这样的事情吗?我知道我们没过潜伏期,我也想自我隔离14天,但我们能去哪儿?如果出门前知道病毒会这样爆发,我们根本不会出门。19日我在武汉,根本没有人戴口罩,只听官方说不会人传人。

我不知道老奶奶为什么要那么说。就因为她的一句话,她说她看到了,其他人都是听别人嘴巴说的,就传成这个样子。特殊时期我也能理解,当时让我下去改签我也愿意。可现在我只想回家。

我很想问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健康的人因为在医院这一段时间染病了,怎么办呢?

“我们也是无辜受害者,希望能赶紧去酒店安置”

杨林 32岁,武汉人

我跟家人目前被集中隔离在上海某传染病医院。我们今天刚被告知,目前还没有找到酒店安置,所以仍然还要在医院隔离。我们希望能赶紧去酒店安置。

这两天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情绪也不好。很多人都关心我在哪里,我都说我们被安置在了酒店,我怕大家担心我们。这是个二甲医院,条件有限,每天还送来各种疑似或者密切接触者,我们感觉很不好,很担心这样的环境下,就算之前身体健康,后续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院内的交叉感染。

因为国内的疫情,我们团队的返程机票全部被取消,我们只能各自重新买票回国,我们这19人并不是一个团队,甚至也互相不认识,我也是登机以后才知道CZ380里有19名湖北籍旅客,其他全部非湖北籍,而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愿意登机。他们说我们量体温,说我们吃退烧药,尤其是吃药,这简直是他们自己的幻想。

确实在机场我们中有人测量过体温,我也看见了。

谷雨丨名古屋机场事件湖北亲历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

我们团原本 28人,有提前飞回国内的,只剩下9个,回去的人在微信群里会实时给我们提示国内各大城市的检测入境情况,最重要的就是说体温查得很严,其中一个飞郑州的,37.2度就被送去医院做检查。大家都很担心自己因为极度的焦虑和紧张而有一些体温波动,所以提前在日本购买了电子温度计自测,万一有问题,我们可以提前想想退路。

如果我们发热,真的不会冒险回国,我们知道国内的现状,地陪也是每天在强调有身体不适就在日本留观,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负责。所以我们自测体温也是为了做好两手准备。

我们在登机前了解到的,只是他们提出不愿意跟湖北人坐一架飞机。后来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看到的上海亲历者讲述的文章,我们才知道他们说我们中有人发烧了,还吃了退烧药。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9人虽然是一个团队剩下的,但是我们非亲非故,如果这个自测体温的女孩真的体温异常,我们别的人有必要替她打掩护跟她坐同一架飞机回来吗?我们也怕啊,我们只想健康回国,健康回家,我们中有的还带着十岁不到的孩子,谁会因为都是武汉人,而随随便便去冒这个险。

这就是机场整件事情的经过,我说出了我看到的听到的,完全没有夸大其词,我们现在已经被限制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没必要再引起地域性的纷争,这样会对我们造成二次伤害。我可以佐证(李梦)从37.2度到36.8度这个过程,我们其他人都在场,偷没偷吃药,我们清楚。

他们说的两个日本老人我知道,他们坐在44排,中间因为机场地勤进来不知道跟他们日语交流了什么,他们确实是下去过,后来又上来了。但是不能确定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两个改签的日本人。

医院的工作人员一直说,只要我们二次结果阴性就没问题了,政府会安置我们去酒店继续隔离。可是直到现在,我们仍然被隔离在传染病的病房,我们很担心后续会发生交叉感染。

我们每天打很多电话,12345,12320等等,都没有人能给我们答复,我们就这样绝望地等待,心理上已经崩溃了好多回。

网友太恶意攻击,其实我们这19个人真的很冤屈。说实话,这次的名古屋事件我们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我们只是一群想回家的湖北人,我们也不想在辗转的过程中让自己和亲人染病。

我们也是无辜受害者。我不希望再引起地域之争。我们被谣言中伤落到如此境地,我们真的很压抑。

我27号被安置在锦江之星时跟父母视频对话,想让他们安心,我住酒店了,已经很安全了。没想到当晚会被突然带到医院。我父母昨天问我,你怎么不跟我们视频,我说我流量不够,父母问酒店没有wifi吗?我说,wifi信号不好。

*李梦、杨林为化名,部分图片由自述者提供。

出品人 | 杨瑞春

主编 | 王波

责编 | 金赫

运营 | 迦沐梓 闫一帆

本文网址:http://longxiaxinwen.com/redianzx/818.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龙虾新闻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龙虾新闻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江西省抚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原来如此 谢谢

412

来自黑龙江省密山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学到很多

412

来自福建省龙岩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良心!感谢楼主!

412

来自黑龙江省绥化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楼主真是说的仔细呀!

412

来自黑龙江省富锦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很有意思的

412